中国新闻培训网
定制服务项目:  新闻采访与写作培训  新闻摄影培训    新闻发言人培训 网络新闻宣传培训 电视传媒与摄像培训   企业内训服务    新闻书籍代购    品牌传播策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新闻摄影 >> 影人 >> 邓维:不断反思才能走得正行得端

邓维:不断反思才能走得正行得端

2018年04月  作者:  来源:人民摄影报  责任编辑:前进者
简介: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 ...
内容: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力

  孙振军 | 三门峡市摄影家协会主席、三沙市荣誉摄影师、摄影评论家、首届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摄影大展艺术总监。曾在海军南海舰队、西沙群岛服役,并从事新闻与摄影工作。在南方周末、人民摄影报、中国摄影报发表多篇评论文章。出版过多部专著。

  邓维 | 1954年1月生于北京。1980年进入《经济日报》,先后任《经济日报》总编室副主任、摄影部主任。曾任中国摄影家协会第六至八届副主席。1992年起担任过全国影展评委、中国新闻摄影年度评选评委、中国摄影“金像奖”评委、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评委等;著有《失误与遗憾——我拍摄的30个新闻瞬间》《我与100位摄影同仁》等书。

  不断反思才能走得正行得端

  我们那一批摄影记者之所以当时能干得风生水起,不是我们能力上比前人高多少,而是时代给了我们机会,给了我们舞台。

  孙振军:我曾在部队服役,复员后走上新闻岗位,成为一名记者、摄影记者。邓老师不仅当过兵,当过摄影记者,这期间还当过一段时间的工人。请先谈谈自己的军旅经历、工人经历和摄影经历,以及这三种经历对你摄影生涯的影响。

  邓维:1980年考入报社前,我是先插队再当兵然后做工人,是那个年代许多人都有的“全科”工农兵经历。用不着粉饰,更不必总是唠叨什么苦不苦,这些经历对我来说是认识社会、认识自己、认识进程的基础,是在任何学校学不到的人生历练,弥足珍贵。

  其实我是很幸运的,干新闻记者时正好赶上改革开放,搭上了改革的头班车。我们那一批摄影记者之所以当时干得风生水起,不是我们能力上比前人高多少,而是时代给了我们机会,给了我们舞台。

  新闻摄影毫无疑问是见证、纪录、呈现时代变迁最直观最具证实力的新闻样式。改革开放初期,一切都在快速变化着,社会关注度极高,各种冲击、碰撞、改变此起彼伏,新闻热点、新闻事件、新闻人物层出不穷。站在这样的历史节点上,机会多难得,所以我们都全身心投入,全神贯注地拍照片做报道。

  当时声名鹊起的那一批摄影记者现在差不多都退休了,我相信,今后何时聊起那段经历,大家依然会激情四溢。

  孙振军:很多人做好一件事情,是因为喜爱做这个事情。你在摄影界取得如此成绩,是否与你喜爱摄影有很大关系?除了摄影,你还有哪些爱好?

  邓维:摄影这碗饭我吃了30多年,但干这行一开始却并不是因为喜爱摄影。我到报社的前三年是文字记者,后来半路出家做摄影记者。原因很简单,那时约束文字记者的条条框框太多,清规戒律太多,用以报道改革开放显然跟不上趟。而摄影直观、明了、迅捷,特别适合及时跟进,所以我选择了做摄影记者。

  我选择的是职业,与爱好没多大关系。除了摄影,我最大的爱好是烟酒茶,特俗。

  孙振军:你从事摄影30多年中,哪个时期的摄影作品是你最满意的?哪件作品是你最满意的,为什么?

  邓维:我从事的是新闻摄影,新闻摄影的特征就是及时见证、纪录、报道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人和事。

  从2000年起,我的主要工作是图片编辑,天天值班,很少赴一线采访拍摄了。所以,我的作品主要集中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做一线记者的时期。

  要说哪件作品自己最满意,没有,不是谦虚也不是客套,真没有。我倒真想有一幅自己最满意大家也说好的作品,那片子至少得让人过目难忘吧,我没有。

 乡村教师

乡村教师(1988 年·山西原平) 邓维  摄

  获奖从一定意义上说是对一个人摄影作品和水平的认可。但多年来,摄影评奖有些变了味,摄影评选的公信度一直颇受诟病,有待进一步改进。

  孙振军:你从事摄影不久就开始获得各类奖项。当时,这些奖项对你之后的摄影之路有没有产生影响?很多人认为,获得摄影奖项是对一个人摄影作品、摄影水平的认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邓维:平心而论,改革开放之前的新闻摄影记者不是能力不行,他们当中许多人技术上是出类拔萃的,但之前的“新闻摄影”基本上局限于宣传模式下的条条框框,照片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已经不可能适应改革开放的国情。我们这批以改革的理念拍摄改革报道改革的新记者,作品的视角、观念、样式不同以往,尽管技术上谈不上出众,但读者觉得耳目一新,社会反响强烈,所以迅速得到认可。我当时的作品无非是在这种条件下获奖的。其实,那时候只要你的作品能让看惯了看厌了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照片的读者觉得与众不同,获奖不是什么难事。

  获得摄影奖项从一定意义上说当然是对一个人摄影作品、摄影水平的认可。但这里必须严肃指出一个问题,近20年来,摄影评奖、获奖有些变了味,功利性极强、不择手段、违背了摄影的初衷。这些年,很多全国性“有影响的”摄影赛事评选,几乎届届出问题,一经公示,违规作品的数量令人咂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上梁不正下梁歪,有权力的组织者评选者如果再不警醒,那些不择手段的获奖行为如果不予惩处,摄影领域的歪风邪气还会继续蔓延。

  孙振军:现在各种摄影比赛非常多,有关比赛的公正性、透明度也是大家质疑比较多的话题。你经常做评委,怎么看大家的质疑?

  邓维:各种摄影比赛林林总总,各类摄影评选形形色色,这经常被作为摄影大发展大繁荣的佐证。不过,摄影评选的公信度一直颇受诟病,对公正性、透明度的质疑一直不绝于耳,这已经不是新鲜事了。社会公正、业态公正、学术公正,是我国现阶段需急迫解决的突出问题,不单单是摄影界的问题,只不过摄影领域队伍庞大,专业的业余的摄影人数以千万计,如果赛事评选的根基没打好,就不可能做到公平、公开、公信。

  近几年,不少有影响、负责任的摄影评选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努力,严格评选规则,规范评选程序,公示评选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摄影评选失信于人的尴尬局面,但仍有待进一步改进。仅举一例:不言自明,有什么样的评委就有什么样的评选质量,评委决定着评选的结果,决定着参赛作品的命运。问题是,评委是怎么产生的,他们的专业理念、专业见识、专业操守如何,能不能得到认可?这个问题若不有效解决,评选的所谓公信度就难以保证,评选结果亦难以服众。

空手而归(1994 年·辽宁营口) 邓维  摄

  纪实摄影,离开人文人性人本的特质,拍得再漂亮,也只是远离初衷的艺术小品。

  孙振军:所谓纪实摄影作品,通常是把生活的场景、人物的状态直接面对镜头。作为一名资深的纪实摄影家,你觉得如何拍好纪实摄影作品?现在出现一个新的流派叫“当代纪实摄影”,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和欣赏?

  邓维:首先明确一个概念,我们通常所说的、30多年来已经被中国摄影界广泛熟悉并采用的“纪实摄影”这一称谓,出现于1984年。当时时值我国改革开放大潮初起,社会变革剧烈,社会进程加速,社会事务变化万千,可谓波澜壮阔。那时人人迫切地想看到这些变化,有更多的摄影人(当时专职新闻摄影记者全国不到500人)他们感同身受并专注于上述变迁,便开始以与新闻摄影同样的理念(以客观事实为依据)、但形式不同(注意过程而不同于新闻摄影必须强调时效)的摄影样式,大张旗鼓地追踪社会现象、描述社会热点、思索社会问题,迅速形成了我国摄影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摄影类别——纪实摄影。它是在改革开放中应运而生的,它的使命意义在于摄影最本能的纪录性、呈现性功能恰恰符合中国国情、符合时代需求。纪实摄影不强求时效性,所关注的是社会发展阶段中民生、民情、民本的整体与个体的关系,是宏观与微观的关系,是趋势与现实的关系。直面社会,直面过程,直面问题。我非常赞同业内学者对我国纪实摄影性质的定义——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人文关怀。

  弄清楚我国纪实摄影的由来和性质,就会知道为什么我国纪实摄影领域的标志性作品《上访者》、《希望工程》所拥有的历史地位,同时也会发现目前我国纪实摄影存在的问题。当前的问题主要有:

  一是纪而不实。有相当一部分搞纪实摄影的人不了解纪实摄影与艺术摄影的区别,误以为天下摄影都一样,都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创作”。他们用拍摄艺术照片的方式拍摄纪实作品,罔顾事实,无中生有,移花接木,按自己的“艺术理解”随意打扮纪实图片。这种“纪实摄影”其实完全属于艺术创作的范畴,与我们所说的纪实摄影根本不是一码事。

  第二,真情实感、真实可信的作品太少。相当一部分所谓纪实摄影作品的功利性很强,就是为获奖成名而拍摄的,所拍摄的人和事仅仅是拍摄者镜头中的表义符号,乍一看什么都有,可就是没有真诚。纪实摄影,离开人文人性人本的特质,拍得再漂亮,也只是远离初衷的艺术小品。

  至于你提到的“新流派纪实摄影”,其实这些年层出不穷,怎么看待?怎么欣赏?我的看法是,天宽地阔,各走各的。一个门类或者一个名目下派生出许多东西,在任何领域都是司空见惯的,有的同宗有的并不同宗,名称而已。对其的喜好,大可遵循“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方式,喜欢的就多看多了解,不喜欢的或看不懂的不看就是了。

  孙振军: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潮流,其中有一部分摄影家会去赶潮流,把自己坚持了很多年的类型风格丢掉。摄影家是否也需要与时俱进赶潮流?

  邓维: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摄影家拍什么怎么拍,完全是其自己把握的,是否要赶潮流,也由本人决定,旁人说啥也没用。不过,干纪实摄影,确实得放平心态,确实得耐得住寂寞。尤其是拍专题,时间过程往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我认识的纪实摄影家中,拍摄深入的、系统的、进程式的专题一拍就是二三十年,作品的分量、意义、作用非同一般,但从来不参加什么比赛。持之以恒地坚持拍摄自己认准的东西,是专业精神,是职业典范。这里曝个料,上海有位与我同期入行的老摄影记者,他坚持在一线拍摄当地30多年城市发展中的拆迁专题。我敢断言,作品一经面世,其震憾与影响不会亚于《希望工程》。

负重粮农

负重粮农(1995 年·四川巴中) 邓维  摄

  大的变革时期、关键的历史节点上,恰恰是新闻摄影与纪实摄影的黄金时段。但新闻摄影与纪实摄影真实性原则的红线无论何时都不能践踏。

  孙振军:最后,请您给青年摄影记者和纪实摄影家提几点建议和寄语!

  邓维:寄语不敢当,提几点建议吧。

  一、年轻摄影记者和纪实摄影家请务必记住,大的变革时期,关键的历史节点上,恰恰是摄影、尤其是新闻摄影与纪实摄影的黄金时段。只要不天崩地裂,100年后黄山还是那样;只要不天崩地裂,100年后雪域高原依然四季轮回。但现在我们国家正处于世人嘱目的发展关口上,社会变化目不暇接,环境面貌沧海桑田,遇到的问题也不容回避。现实的东西你现在不拍,或者拍不好,那起码是失职失责。摄影记者和纪实摄影家最不应该的就是失之交臂后在那儿卖后悔药。

  二、摄影是科技发展的产物,正在随着科技进步而手段日新。你们现在的拍摄设备、传输手段、展示空间是以往年代无法比拟的,所以呈现样式推陈出新是必然的,各种探索尝试是必须的。但,新闻摄影与纪实摄影真实性原则的红线不能践踏,否则你所谓的纪录历史肯定经不起历史的检测。新闻摄影、纪实摄影与艺术摄影分属不同的摄影范畴,有着各自不同的特征及规律,在摄影美学的划分及表述上有明确的区别,所以大家千万别为了照片好看而对新闻摄影、纪实摄影“动手动脚”,适当的调节反差、适当的画面剪裁等等没问题,万万不可无中生有、移花接木、画蛇添足。

  三、如有可能,多拍专题,用镜头多增加些见识,多提高些思辨能力,多提炼些自己的感悟。当然,这些都是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不露痕迹地呈现出来的。请看看,那些成功的纪实摄影作品哪个没有个性没有特色,但都严遵真实性原则。好的照片会说话,其表现力其实是拍摄者能力功力专业力的体现。自己的作品好不好,自己摇唇鼓舌没有用,不断努力才是正道,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年轻摄影记者和纪实摄影家超越前人是铁定的,只要你努力,只要你锲而不舍,你会发现干这行,其乐无穷,值!

负重粮农

  全民摄影(2017 年·安徽黟县) 邓维  摄

青年矿工

  青年矿工(2016 年·山西大同) 邓维  摄

拱北海关

  拱北海关(2006 年·广东珠海) 邓维  摄

 

 

 

热点 . . .

李  舸: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李 舸: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王  瑶: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记
王 瑶: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记
贺子毅: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中国设计委员会全国委员
贺子毅: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中国设计委员
安光系:东方早报图片采集部主任
安光系:东方早报图片采集部主任

最新 . . .

· 邓维:不断反思才能走得正行得端
· 李洁军:在传承与创新中循序前行
· 骆永红:《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分
· 以照相之友得名,他在中南海摄影30年
· 侯波 用镜头记录开国大典的背后故事
· 与李舸对话: 视觉冲击力从哪儿来?
· 焦点 蒋齐生百年诞辰,追思他与新闻摄影的不
· 徐建中:新闻生涯纪录难忘瞬间
· 陈勃先生影事六记
· 焦点 许林:孜孜不倦 精心求索

推荐 . . .

骆永红:《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分集导演兼策划
骆永红:《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分集导演兼策划
两代摄影师记录北京旧貌新颜
两代摄影师记录北京旧貌新颜

相关 . . .

· 李 舸: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 王 瑶: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
· 贺子毅: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中国设计
· 摄影师镜头下的中国女囚犯
· 安光系:东方早报图片采集部主任
· 常 河:《东方早报》副总编
· 宋刚明: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
· 巩志明:《华商报》首席编辑
  
  
二维码 二维码         合作加盟 | 诚聘 | 版权与免责 | 声明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申请 | 广告
本站内容属原作者所有,其原创文章除本站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业务服务电话:010-85899333/6333     邮箱:vip@xwpx.com
中国新闻培训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392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392  法律顾问: 万方亮 律师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不良信息举报:010-85894419   邮箱:postmaster@xwp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