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培训网
定制服务项目:  新闻采访与写作培训  新闻摄影培训    新闻发言人培训 网络新闻宣传培训 电视传媒与摄像培训   企业内训服务    新闻书籍代购    品牌传播策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新闻摄影 >> 影人 >> 李洁军:在传承与创新中循序前行

李洁军:在传承与创新中循序前行

2018年04月  作者:  来源:新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前进者
简介: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 ...
关键字:新闻摄影
内容: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力

 

  孙振军 | 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艺术总监,三沙市荣誉摄影师、三门峡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摄影评论家、高级记者。曾在海军南海舰队、西沙群岛服役,并从事新闻与摄影工作。在《南方周末》《人民摄影报》《中国摄影报》发表多篇评论文章。出版过16部专著。

  李洁军 | 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新快报》副总编辑,曾获第52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奖,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第九届、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

  在传承与创新中循序前行

  真正厚积薄发的功力不是课本知识,而是你的阅历、资历、学历三位一体。摄影科班只是专业上的优势,摄影机构、机遇和自身的努力最终起作用。

  孙振军:你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童年时候接触过摄影吗?

  李洁军:我周岁的时候,爸妈在武汉桥口照相馆给我拍了人生的第一张照片,这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满周岁的珍贵纪念,我非常感恩父母为我拍下的那么一张照片,也感恩照相机为人类留下的影像,至今我还珍藏着。小学毕业时,我们同学照过一张合影,9位同学清一色的海魂衫,很威武的感觉。去年在宁波摄影周上,傅拥军把这张照片拿去展览,这是令人记忆深刻的碎片。

  孙振军:这些照相馆拍的照片,对你有没有起到一些启蒙作用?

  李洁军:现在来看家庭老照片,它具有家谱的史料价值。去年我梳理编辑印刷了我们家族的“家庭照相簿”,我觉得家庭老照片里有许多时代的痕迹和历史的记忆。虽然站在人类影像史的高度来看,家庭老照片仅仅是历史长河中每个家庭构建以来的记忆碎片,但如果将每个家庭的老照片串起来,无论对家庭对社会或许都有些意义。

  孙振军:你对摄影真正感兴趣或者把它当作职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洁军:青少年时代,家里有台照相机,但那台照相机的用途是偶尔记录一下家庭成员。真正对我有影响的还是在武大新闻系,接触到摄影教育开始。那时年轻人都有好奇心,对影像的好奇,对照相机的好奇,对机器的好奇。

  真正觉得影像意义的存在,可能是在学习新闻摄影技术过程之后。那个年代课堂上技术层面的教学和文化教学各半,摄影教材是复旦大学的摄影教程,照相机教材是北京电影学院沙占祥老师的《照相机的性能和结构》。当时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1931年美国电机工程师爱杰顿发明了电子闪光灯,用电子闪光灯拍摄子弹穿过苹果的照片。他真正把一个运动的镜头凝固在一个平面上。因为当年摄影还是一个技术层面的东西。

  新闻摄影方面,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新闻摄影界有一帮人,包括杨绍明、贺延光、王文澜、邓维等,这些摄影前辈们为中国摄影做出了很多探索。此外,尤金·史密斯的《乡村医生》、《美国艾滋病患者》还有《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等作品,对我在大学新闻摄影的学习影响也非常大!

  孙振军:那个年代,像你这样摄影科班出身的非常少。现在回过头来看,你在摄影科班学到的最有益的是什么?

  李洁军:我觉得大学是一个综合性的院校,尤其是像武汉大学这样的院校。现在再来看,教科书和教程上的东西,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帮助并不大,尤其是新闻学,它是一个社会范畴的。

  一个人或许身体素质是与生俱来的,但知识水平和文化结构、阅读兴趣是后天的。其实现在真正厚积薄发的功力不是课本知识,而是你的阅历、资历、学历三位一体,但学历排在第三位。

  关于摄影科班,国内一大批优秀摄影家都是那个年代的大学科班出身。我以为摄影科班只是专业上的优势,摄影机构、机遇和自身的努力最终起作用。

2009阅兵盛典

2009阅兵盛典

  在传统和创新过程中,首先要对老一代摄影家和摄影师致敬。我们应该像老一辈艺术家摄影家一样坚守,对于创新不能操之过急,创新是一个引领者, 不是一个追赶者。

  孙振军:中国摄影在改革开放之后受西方摄影影响非常大,20世纪 80年代,特别是90年代,我们吸收了大量西方摄影观念,甚至模仿了大量西方优秀作品。那么,如果把你定位于站在传承和创新的交叉点上,你觉得西方摄影哪些东西影响了你以及我们这一代摄影人?

  李洁军:摄影术的发明是科学的进步,人类有了可以记录的影像工具。早期,摄影是一个简单的机械复制,因为那个年代由于科技、制作成本和使用成本等问题,可能没有现在这么普及。摄影走到179年后的今天,也就是有些学者提出的全民摄影时代,其实我理解的全民摄影应该叫全民摄影消费。一个事物在发展过程中总会有它的优越性和劣根性。照相机发明本身没有什么错,错的是消费摄影过度,创作引领的消费过度,思想匮乏、艺术高度不够、时代印记不强。对于摄影界来说,这可能是一个阵痛年代,需要反思和扭转,但我相信度过后就会进入良性有序健康发展。

  孙振军:纵观世界摄影,有一些时空差、地理差的问题,有很多东西在美国法国已经淘汰了,却逐渐传到亚洲传到中国,你觉得现在还有这种情况吗?

  李洁军:一些艺术家摄影家,有“剑走偏锋”的现象和嫌疑,他们把西方摄影完全走不下去的艺术表现手法和一些糟粕的东西当成我们的先锋。当代摄影是对当代社会的一种观照,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社会最重要的文化语境,所以当下要反对低俗庸俗和媚俗。

  孙振军:我发现做得很成功的一些传统摄影家,到了一定年龄,也搞西式摄影了。

  李洁军:在传统和创新过程中,首先要对老一代摄影家和摄影师致敬,比如去年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的一批摄影家的作品就沉甸甸的。我们根植于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融合发展中,其中一部分摄影家在传承和坚持的过程中探索创新,这是艺术常青之源,而另一部分摄影人有些浮躁和功利性,不能坚守这个自信,一些手法过于表面和粗制滥造,甚至有些操之过急。我觉得不能丢弃自己的传统另搞一套东西,这样没有什么生命力。我们应该像老一辈艺术家摄影家一样坚守,对于创新不能操之过急,创新是一个引领者, 不是一个追赶者。九层之台,始于累土,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摄影是艺术创作过程的一种修行、修心、修德。

  孙振军:你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家,已经获得过很多奖。这些获奖的东西有没有你真正满意的?你对获奖持怎样的态度?

  李洁军:我不能说有满意的作品,真正好的作品是由社会、学术界和历史定论的。

  关于获奖,我在大学时候就比较抵触,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一个人的成功都是从小成功到大成功,有些人为什么一直失败呢?就是他不善于总结。获奖的标准在艺术界从来就是有争论的,我认为,成功不是靠获奖这点喜悦带给你的,而是在努力的过程中所付出的艰辛,这种成功的喜悦更持久。

  孙振军:有一种观念是,摄影师拍摄的时候要带着编辑的思想进行创作,你认为这样的创作前提对不对?

  李洁军:这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摄影随机性很强,摄影爱好者一般是见什么拍什么;另一方面是主题先行概念先行,是经过对社会的一些调研,对当下社会的一种观照和反思,有选择性地进行创作和进行常年的关注,如一些纪实性摄影。

  孙振军:作为一个媒体摄影人、媒体领导,你觉得传统媒体的摄影应该怎么办?

  李洁军:转型,从大方面说,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包括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对传统媒体中传统摄影的冲击是必然的,传统摄影需要进行转型。

  当下是一个技术领先的时代,在全民消费的趋势下,肯定是速度第一,吸引眼球第一,点击率第一。现在传统记者秉承的是,专业素养、新闻操守、技术娴熟以及影像表达到位,这些是我们的优势,转型中要坚持这个优势与传统。

  在传播渠道和技术手段发生变化后,我们的转型是逐步的转型,如我们所做的短视频、轻报纸,视觉转型就是新闻摄影的高度视觉化,如全景摄影如何出现在移动互联网;微视频如何镶嵌在电子报纸中。我所在的新快报正在全面转型,一部分坚持做平面摄影,一部分做图片故事,一部分做深度报道,还有一部分在做移动互联网直播、微视频等。

1998年洪水

1998年洪水

  摄影家应该做一个时代的瞭望者,应站在历史的角度看待社会发展问题。

  艺术需要融合与跨界,将自己的专业与爱好结合起来,是复制战争的一个重要结合点。

  孙振军:你近几年一直在创作《复制战争》这一主题的作品,当时是来自什么灵感或者源于什么契机?

  李洁军:就摄影而言,光说摄影谈摄影,路越走越窄。当下还在谈论摄影技术、照相机,充其量就是摄影器材爱好者。

  艺术需要融合与跨界。将自己的专业与爱好结合起来,是复制战争的一个重要结合点。我在中山大学兼职摄影老师时,在梳理中外摄影发展史时发现了许多优秀作品,其间有不同的争论与看法。于是想用模型来再现历史照片,从中找到一种契合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最开始创作了士兵之死、美军攻占硫磺岛、诺曼底登陆等三幅作品。之后拿给跨界学者看,他们觉得有当代摄影创作的意味和形式,可以继续做下去。在这种过程中,将军事爱好与对历史经典作品的理解与当代的艺术手法融合起来,同时将历史照片的观照延续到近代战争,包括珍宝岛、雷锋、英雄儿女等。

  当代摄影观照的还是内心世界对当下的反观,向历史经典致敬,不是为“荷奖”去创作,而是内心世界的投射。

  孙振军:你觉得长征系列与复制战争,除了视觉、画面的差异外,灵魂上的差异在什么地方?

  李洁军:用模型刻画灵魂有点牵强,当代表现手法和模型装置多是呈现方式。如何在摄影层面来表现长征,记录摄影无外乎是从瑞金到遵义、延安的再现手法,而我挑选几个节点,通过节点集纳进行反映红军长征,比如红军小号手、雪山草地、泸定桥等,是不畏艰难、勇于战斗的红军精神的一种反映。我觉得用玩偶的形式和当代的观照这种手法不能适合所有的题材,对我个人而言,从复制战争到长征系列,这种手法是我自成体系的一套东西。

  古训说:饮酒半酣正好,花开半时偏妍。没有创造性转换和创新发展,艺术同样没有生命力。

  孙振军:无论是长征还是复制战争,从你个人的爱好和思想脉络来看,你对军事摄影题材有浓厚兴趣,除了宣传的需要外,你通过创新摄影的形式表达军事摄影题材,你还想告诉别人什么?

  李洁军:尊重历史,尤其是影像的历史,是人类发展的历史,是尊重事实的一个依据。军事摄影的发展,最有影响意义的就是沙飞,在革命文化孕育下创立的新闻摄影体系、提出的一套摄影武器论,也适合当下。新闻记者是站在船头的瞭望者,摄影家也应该做一个时代的瞭望者,对时代的判断,对当下文化的理解,你的表现手法、观察角度、观念等都很重要,摄影家应站在历史的角度看待社会发展问题。

  孙振军:你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关于人文与人性方面的思考?

  李洁军:纪实性摄影,有没有温度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因素,遵循对人的观照,以人为本。当下的文化语境也是以人民为中心,如果不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作品就走不远,传不开,留不下。比如我常年关注中山大茅岛麻风病康复老人,过去是你的创作对象,现在是你的关心对象,影像观已经退到二三位,对麻风病康复老人的感情和牵挂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1998年张北地震

1998年张北地震

  当代摄影的主流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艺术家不能脱离当代所生活的文化语境,不能脱离时代背景,坚定文化自信记录这个时代是这一代摄影家的责任。

  孙振军:你现在从年龄、精力到经验、观念都是最旺盛的时候,下一个方向是什么?

  李洁军:摄影创作必须要转型,照相机是不能放下的,但是我觉得艺术需要跨界,要跨界学习,融合思想理念,融合技术,融合其他艺术门类的方法等。20世纪八九十年代,媒体摄影记者曾被人戏称“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绘画之所以走得远是与其理论基础、古今文化构架有关。一个摄影家阅读量不够大,对观念、艺术理念理解不透的话,照相机就是简单的复制工具而已。

  对于我而言,做一些转型和探索性的创作是当务之急,如何引领、影响岭南摄影也是我正在思考的事情。广东摄影走得远不是因为一位摄影家、一个奖项、一次摄影活动,而是因为文化的凝聚力,群体和团队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魄力,更是几代广东摄影人的不懈努力。

  孙振军: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摄影也跟随其步伐经历四十年,你认为中国当代摄影的主流是什么?怎么看待一些新锐摄影?

  李洁军:当代摄影的主流必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艺术家不能脱离当代所生活的文化语境,不能脱离时代背景,坚定文化自信记录这个时代是这一代摄影家的责任。对于新锐摄影,应该是包容的态度,扶植培养力度加大,抢占摄影文化话语权。

  孙振军:广东省的摄影氛围如何?作为广东摄影家协会主席请谈谈你如何带领广东摄影发展?

  李洁军:从历史到传承、到发展,离不开几代摄影人的呕心沥血。岭南文化有自己的博大精深之处,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份子。纵观改革开放40年,广东摄影发展离不开创作探索和学术探讨的引领,更离不开协会创办以来历届老主席和主席团成员们带领全省摄影人的开拓进取,如何传承和发展岭南摄影的成果优势、人才优势、地缘优势、学术优势,使这块摄影的风水宝地由高原向高峰迈进是我们这届主席团成员奋斗的目标,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孙振军:对青年摄影师有什么寄语吗?

  李洁军:我们当下生活在一个碎片的时代,不能用碎片的方式来观照摄影,要用思想体系、专业素养、理想信念关注摄影文化。

  李洁军摄影作品:

1996年丽江地震

1996年丽江地震

2003年非典球迷

2003年非典球迷

2008年汶川地震

2008年汶川地震

边境排雷士兵

边境排雷士兵

街头擒匪

街头擒匪

劫后余生

劫后余生

刘翔亚运会夺三连冠

刘翔亚运会夺三连冠

伞降

伞降

一元钱的战争

一元钱的战争

冤家路窄

冤家路窄

中国特种兵

中国特种兵

 

 

热点 . . .

李  舸: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李 舸: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王  瑶: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记
王 瑶: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记
贺子毅: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中国设计委员会全国委员
贺子毅: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中国设计委员
安光系:东方早报图片采集部主任
安光系:东方早报图片采集部主任

最新 . . .

· 李洁军:在传承与创新中循序前行
· 骆永红:《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分
· 以照相之友得名,他在中南海摄影30年
· 侯波 用镜头记录开国大典的背后故事
· 与李舸对话: 视觉冲击力从哪儿来?
· 焦点 蒋齐生百年诞辰,追思他与新闻摄影的不
· 徐建中:新闻生涯纪录难忘瞬间
· 陈勃先生影事六记
· 焦点 许林:孜孜不倦 精心求索
· 解海龙:我就是一个摄影爱好者

推荐 . . .

骆永红:《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分集导演兼策划
骆永红:《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分集导演兼策划
两代摄影师记录北京旧貌新颜
两代摄影师记录北京旧貌新颜

相关 . . .

· 李 舸: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 王 瑶: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
· 贺子毅: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中国设计
· 摄影师镜头下的中国女囚犯
· 安光系:东方早报图片采集部主任
· 常 河:《东方早报》副总编
· 宋刚明: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
· 巩志明:《华商报》首席编辑
  
  
二维码 二维码         合作加盟 | 诚聘 | 版权与免责 | 声明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申请 | 广告
本站内容属原作者所有,其原创文章除本站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业务服务电话:010-85899333/6333     邮箱:vip@xwpx.com
中国新闻培训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392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392  法律顾问: 万方亮 律师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不良信息举报:010-85894419   邮箱:postmaster@xwp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