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培训网
定制服务项目:  新闻采访与写作培训  新闻摄影培训    新闻发言人培训 网络新闻宣传培训 电视传媒与摄像培训   企业内训服务    新闻书籍代购    品牌传播策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传媒三国 >> 人物 >> 专访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文学是商品吗?

专访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文学是商品吗?

2010年01月  作者:  来源:凤凰周刊  责任编辑:文竹
简介: 盛大文学CEO 侯小强 从2008年7月创立的那一天起,盛大文学就始终处于高光之下,大投入、大手笔、大活动、大言论,层出不穷。乐观者从他们身上看到文学兴盛的希望,也有人担心如此的商业操作会危害到文学的本 ...
内容:

盛大文学CEO 侯小强

从2008年7月创立的那一天起,盛大文学就始终处于高光之下,大投入、大手笔、大活动、大言论,层出不穷。乐观者从他们身上看到文学兴盛的希望,也有人担心如此的商业操作会危害到文学的本质。

而对于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受西方关注的“盛大模式”

凤凰周刊:在前不久落幕的法兰克福书展上,盛大文学的表现引人注目。书展的会刊在头条位置以“盛大文学炫目的成功”为题,对你们进行了综合性的报道。请问,你们是凭借什么赢得关注的?

侯小强:凭借我们的“盛大模式”。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我们登上了“出版经理人论坛”,这是5年来第一次有亚洲人站在那个全世界最高规格的版权论坛上。第二天,我们自己搞了一个创新论坛,小小的场子里来了两三百个人,有人说从来没有见过中国搞活动来那么多外国人,连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席都来给我们助阵。法兰克福官网上登出特别报道,指出“盛大模式”对于西方出版商来说,是一种威胁,但也是一种可以效仿的模式。

凤凰周刊:究竟什么是“盛大模式”?

侯小强:这其实有两个东西。首先,就是我们现在基本的赚钱模式,也就是付费阅读。大家在网上看书需要付费,每看1000个字付两到三分钱。前半本免费,后半本收费。那些钱,作者一半,网站一半。我们盛大文学旗下的三大原创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和红袖添香网,都是这样的付费网站。

不过,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引起西方出版界兴趣的,不只是这种付费阅读模式,还有我们对于版权的理解。在我们看来,版权主要就是两大块,生产一块,分销一块。就生产这一块来说,我们拥有几大网站,并通过网站、通过海量信息的堆积,发现有价值的作品;而就分销来说,我们不仅把那些作品出成书,还会通过B2B的运作,把它们卖给游戏公司、影视公司。无论是生产还是分销,我们的模式在世界上都是不落后的,甚至是领先的。

凤凰周刊:具体到版权生产这一块,你们如何在海量信息中发现有价值的作品呢?如何在发现的基础上进行包装和营销?

侯小强:我们主要还是依靠web2.0的机制——也就是通过网友的力量发现好东西。而一旦那个作品点击率上去了、成了热门,我们的编辑便会跟作者取得联系,彼此形成一种良好的互动。编辑会告诉作者,现在什么样的文学样式是最新鲜的,怎么写才能更火。这样的编辑,我们盛大文学大约有六七百人。

凤凰周刊:仅仅依靠网民的喜好和编辑的引导,会不会造成网络文学题材的雷同?

侯小强: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问题。

凤凰周刊:目前,盛大文学的利润主要来自于哪里?

侯小强:首先是基于互联网的收费阅读,也许你不相信,但光这一项,我们就已经有几千万的年收入;其次则是版权增值,其中包括多种衍生物的版权合作,例如出版物、游戏、电影、电视剧等;另外还有广告销售,这是对我们版权生意的补充,但也是一块巨大的生意空间。

凤凰周刊:你说得非常自信。但外界一直认为,盛大文学从成立的一开始就在“烧钱”,最近又有即将上市的传闻,是不是钱烧得太厉害了?

侯小强:一个快速成长的企业,总是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来完成制定的规划,而上市是筹集资金的一个好办法。盛大文学是有可能上市,但这和我们烧不烧钱没有关系。

具体到“烧钱”这个问题,我想指出两点:第一,互联网行业如果没有当初的“烧钱”,也就没有今天的局面;第二、我们并没有“烧钱”,盛大文学的每一笔投入,都是希望它有回报的。

盛名之下负面新闻缠身

凤凰周刊:从创立开始,盛大文学就一直大动作不断、非常高调;与之相应的,是许多负面新闻始终伴随你们左右。

侯小强:誉之所至,谤必随之。盛名之下难免出现负面新闻。

凤凰周刊:先说说外界加在你们身上一个最大的罪名——垄断。事实上,拥有起点,晋江,红袖添香这三家原创文学网,你们已经占据了国内网络文学80%的份额,但你们还在不断地吞并别的网站,就在最近又拿下了“榕树下”。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侯小强:“垄断”这个词听起来很可怕。但对于目前国内那么脆弱的版权工业化生产来说,也许我们正需要“垄断”。当然,我指的垄断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那种垄断意味着对产业链的伤害,而我们现在占80%以上的压倒性的力量,有助于让我们国家的版权生产更加工业化。何况,我们也非常欢迎各种各样的竞争对手加入到这个市场里来。

凤凰周刊:当你们几乎占据了国内网络原创文学的全部市场,难免就给人一种“客大欺店”的感觉。你们正在举办的“首届全球华语原创文学大展”就遭遇了著名作家陈村的质疑,他认为“盛大文学为富不仁,文学青年惨遭掠夺”。

侯小强: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陈村现在已经是这个文学大展的评委会主席了。之前,他对我们的评审规则确实有意见,尤其在作者版权这一块上,但现在已经理解了我们的原则。

凤凰周刊:具体是什么样的原则?

侯小强:就是我们要签一个网络作家,就会签他的全版权。一般传统出版社的做法是,帮一个作者出书,先预付给他稿费;而我们的做法是,先把书上架销售,回头赚多少钱,我们跟作者再分成。事实证明我们这个做法是符合世界潮流的。现在盛大旗下已有10个网络作家成了百万富翁,而赚到10万左右的更是有百人之多,靠的都是这种先销售再分成的做法。

凤凰周刊:说到陈村,我不禁想到另一个问题。最近,盛大文学似乎有心摘掉“玄幻”、“盗墓”等小众的帽子,与传统文学实现对接,举办了包括30位作协主席大PK之类的活动。你们是想从网络文学进军传统文学界么?

侯小强:网络文学是盛大的特点,但我们这个公司的核心还是版权,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华语原创文学的版权中心。对我来说,我并不在乎版权来自于哪里,而只认有价值的东西。

凤凰周刊:换句话说,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和传统的出版社相比,你们的优势在哪里?

侯小强:我们拥有一个庞大的版权生产基地。我们的运营是最立体化的,有自己的无线公司,有专门负责B2B的部门,还有自己的出版公司。与此同时,我们的营销实力也是最强的。没有多少出版社能把作者的头像印上邮票、印上扑克牌、带着作者去法兰克福发表演讲。但我们能做到。

拓宽中国文学的格局

凤凰周刊:在你眼里,文学是商品么?

侯小强:你不能说文学等同于商品。但是在商品社会,它往往具有商品的属性。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来说,文学是一个人必备的东西,好像空气,好像水。但它同时又是一个抽象的东西,相比之下,商品就是一个具象的东西。然而当文学作为一个版权、作为一个想要在社会的流通中实现价值的东西出现时,它就变成了一个商品。

凤凰周刊:这种商业化过程,会不会削弱了文学的精神?

侯小强:大家总是倾向于把商业和价值、精神等割裂开,甚至对立起来看,而我不这样认为。恰恰相反,那些最有商业价值的东西往往充满了价值观和人文精神。你看我们原来都爱批判好莱坞大片,现在没人再批判了,因为我们发现,那里面有伦理,有价值,有主流的审美倾向,比如“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爱的力量无边无际”,等等。网络文学也是如此。市场的力量、广大网民的选择,会把那些不好的、不道德的东西涤荡下去,最终浮出水面的,总还是一些主流的东西。

凤凰周刊:那为什么总有人说,网络文学内容庸俗、文字粗糙呢?

侯小强:我觉得很多人作评论的时候完全不讲道理。要知道,我们现在每天有5000万字的新鲜文字,面对这样的海量,你怎么可以用一个词加以形容?你当然可以说网络文学藏污纳垢,但也不能否认它藏龙卧虎。

事实上,很多批评网络的人,基本没有太完整地看过我们的书。我前不久就遇见一个成天骂网络文学是垃圾的人,我问他,看过哪几本网络小说,他的回答是,一本都没看过。我觉得这是件挺可怕的事。我们欢迎批评,但前提是,请你阅读了再来批评。

凤凰周刊:那这两年,网络文学中有没有出现几本你们能称之为精品、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呢?

侯小强:《鬼吹灯》肯定是一部。还有起点中文网的《庆余年》,不久前在台湾被评为最受欢迎的小说,大陆这边是沈浩波出的,他认为那是当代中国最好的小说。

话说回来,我觉得网络文学对于当代中国文学最大的贡献,不在于具体的几本书,而在于它产生了一种新的类型小说。

凤凰周刊:具体来说?

侯小强:文学网站独特的商业模式造就了独特的类型文学。那些文字穿天入地、上山下海、回到过去、到达星外,充满了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在此之前,我国的传统文学并不涉及这些;而现在的点击率表明,这类想象力文学非常符合现在读者的口味。我猜想,人类在进入两千年之后,人们的阅读兴趣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和变化,每个人都对此充满了好奇。

凤凰周刊:您认为这类新的文学类型的出现,会推动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发展么?

侯小强:不敢说。但起码,它让中国文学在题材、写法、结构上有了补充,让传统的文学格局更为开阔。

凤凰周刊:你不止一次向媒体表示,希望盛大文学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你觉得哪一天、发生怎样的一件事,可以证明你们确实是伟大的?

侯小强:也许,是我们出了一本像《哈利波特》那样的书;也许,是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我们盛大文学的作者。

 

热点 . . .

郑二发师徒书画作品晋京展开幕
焦点 郑二发师徒书画作品晋京展开幕
李俊伟:全国思想政治工作科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李俊伟:全国思想政治工作科学专业委员会秘
李琴,不凡的新闻前辈
焦点 李琴,不凡的新闻前辈
胡线勤:人民日报社办公厅办公室主任
胡线勤:人民日报社办公厅办公室主任

最新 . . .

· 白岩松:奋斗是青春永恒的主题
· 女军事记者:用最真的情写我最爱的人
· 方大曾:战火为青春作证
· 我看到了无与伦比的中国
· 李学梅:老记者“苦学”新本领
· 以大众传媒搭建心灵之桥
· 王景峰:方老为我改稿
· 走近"国脸"康辉:诚恳态度做新闻
· 白岩松:新闻要用“人”去化解宏大命题
· 焦点 张小龙详解2018年微信新动向

推荐 . . .

张小龙详解2018年微信新动向
焦点 张小龙详解2018年微信新动向
董卿担任北京世园会首位形象大使
董卿担任北京世园会首位形象大使

相关 . . .

· 焦点 郑二发师徒书画作品晋京展开幕
· 李俊伟:全国思想政治工作科学专业委员
· 焦点 李琴,不凡的新闻前辈
· 胡线勤:人民日报社办公厅办公室主任
· 张绍刚:做好玩的节目,先得说真话
· 著名揭黑记者“中国的林肯·斯蒂芬斯”
· 焦点 李乃清:从记者到散文大家
· 焦点 盛祖宏:华君武漫画与光明日报
  
  
二维码 二维码         合作加盟 | 诚聘 | 版权与免责 | 声明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申请 | 广告
本站内容属原作者所有,其原创文章除本站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业务服务电话:010-85899333/6333     邮箱:vip@xwpx.com
中国新闻培训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392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392  法律顾问: 万方亮 律师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不良信息举报:010-85894419   邮箱:postmaster@xwpx.com